网站首页   |    协会介绍   |    行业新闻   |    协会动态   |    政策法规   |    行业规则   |    典当知识   |    典当机构   |    绝当商城   |    人才招聘
 
 
 

一个针对人民币的同盟已形成,该如何突围?多位省部级官员建言

新闻类别:行业新闻      发布日期:2020/5/11 9:22:01

英国传奇首相丘吉尔有句名言:“永远不要浪费一场危机。(Never let a good crisis go to waste.)”

二战过去75年后,世界面临了一场堪比战争的危机。面对罕为人知的新冠病毒,全球打响“抗疫战”,停飞停航,多地封城,医疗崩溃,伤亡惨重。截止北京时间5月9日中午11点,海外200余国家和地区确诊病例超384万,累计死亡人数超27万。

“美国疫情死亡人数已超过越南战争,你还能连任吗?”面对记者的当面诘问,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择转移矛盾。多位美国政府高官指责中国,甚至闹出要求“调查”、“算账”、“赔偿”的闹剧。

危机时刻,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等多位省部级官员和国内顶尖学者,在一场史无前例、超高规格的论坛上建言献策

现场火花四溅、金句频出:“一个排斥人民币、排斥中国的‘同盟’正在形成”;“‘去中国化’现象实实在在地发生了”;“现在逆全球化不光是一种思潮,可能已经开始显现出一些实际行动。”

5月9日,十多位省部级官员、顶尖学者齐聚凤凰。凤凰网财经承担主流媒体责任,强势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共同举办一场以“疫情下的全球经济与政策选择”为主题的线上交流。

海内外政、商、学界精英共同探讨:如何应对“去全球化”甚至“去中国化”?一个排斥人民币、排斥中国的“同盟”是否已经形成?我们又该如何突围?

01

警惕“去中国化”

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原中国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在视频演讲中严肃提醒:我们要对“去中国化”的说法保持高度警惕。

作为最早参与国际贸易谈判的中国官员之一,龙永图对“去全球化”这种说法非常警惕。他提到, 特朗普曾经说过“去全球化”在某种意义上是“去美国化”,因为美国在全球化当中一直起主导的地位,也是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

“如今中国也成为全球化的重要参与者, 当有人开始谈‘去全球化’,也有‘去中国化’的说法,我们对此要保持高度的警惕。”他提醒到。

对于一些“外资从中国撤离”的传言,龙永图也做出回应:“我认为这是站不住脚的。我不相信有企业会离开正在进入投资新阶段的中国这样一个投资热土。因为离开中国的这片投资热土,既不符合市场的规律,更不符合他们自己的利益。”

02

“一个排斥人民币的同盟正在形成”

英雄所见略同。在龙永图的开幕演讲之后,两位经济领域内的顶尖学者不约而同谈到了金融领域的“去中国化”。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发出预警:“一个排斥人民币、排斥中国的同盟正在形成”。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盛松成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元仍然是国际主要货币,人民币需要进一步向美元靠拢,而不是与美元脱钩。”

“我作为中国的学者,特别关心的问题是,这个过程中,‘去中国化’现象实实在在地发生了。”李扬在论坛中提到。

“去中国化”要从“美元荒”说起。

当疫情全球爆发时,国际市场避险情绪飙涨。从股市到债市,纷纷陷入“抛售潮”,唯一一种资产在逆势上涨:美元。

三月初,国际疫情爆发,美元指数迎来大涨,七日之内涨幅超过6%, 创下继1992年索罗斯做空英镑之后的最大七日涨幅纪录。彭博社报道称,投资者几乎抛售一切资产来换取现金,从而推高了美元汇率和美元在海外的借贷成本。市场流动性紧张,一度出现“美元荒”。

李扬认为,“美元荒”在历史上出现过几次,最近一次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美元荒通常意味着某种国际金融格局的改变,而改变的方向则是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垄断地位的进一步巩固,美国也因此获益。”

如何应对“美元荒”?现在只能通过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央行体系,实施货币互换来应对。

当地时间3月19日,美联储宣布新增9家协议央行:澳大利亚联储、巴西央行、丹麦央行、韩国央行、墨西哥央行、挪威央行、新西兰央行、新加坡货币当局、瑞典央行。3月20日,美联储宣布提高与5大央行的货币互换频率,这5家央行分别为加拿大央行、英国央行、日本央行、欧洲央行、瑞士央行。

简而言之,美联储扩大了自己的“朋友圈”:增加了9个新朋友,加强了和5个老朋友的联系。

“这里有两个事情值得关注,一个签约的央行中没有中国的央行(笔者注:中国人民银行),第二个是,互换网络中的货币没有人民币。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李扬划出重点。

他直言:“危机使得大家对美元需求更强了,这种共同需求让各国在金融上加强联系。而这样一个日益加强的货币金融网络中独独没有中国,没有人民币。这种可称为国际金融‘去中国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倾向。”

作为中国金融领域的顶尖学者、货币金融政策的参与者,李扬对比过去,发现这次情况更为严重:“在2008年,(美联储)也有一个货币互换的协议。我们当时对此做过研究,发现货币互换协议来者不善。如果联系到当时美国高调推出的‘环太平洋贸易协定’(TPP),情况就更明显。”他指出,多数环太平洋国家都参与TPP,包括像越南、文莱等,“但是独独没有中国”。

“我们当时就指出:贸易协定中排除中国,货币金融协定中也没有中国,中国明显被孤立了。”

他的判断非常犀利直接:“去中国化”倾向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这次疫情进一步发展了,非常值得关注。

美联储的“朋友圈”新增9个好友,却坚持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排除在外。

除此之外,李扬还提到“去中国化”的另一个证据:“数字货币Libra的2.0版出来了,这个数字货币是以五、六种货币来计价的,而这个计价的‘货币篮子’里也没有人民币。”

李扬在发言最后总结:“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国际上,特别是国际金融领域,一个排斥人民币、排斥中国的同盟正在形成。”

该如何应对?“面对这种状况,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人民币强起来,让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

对此,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提出了另一种看法:“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元仍然是国际主要货币,人民币需要进一步向美元靠拢,而不是与美元脱钩。”

他曾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从技术层面谈了美联储货币互换协定的意义。他提到这一轮货币互换很有创意,美联储设立了一个新的政策工具(FIMA Repo),也被称为“FIMA回购便利工具”,就是为外国央行提供回购便利。

如何提供便利?过去当市场出现“美元荒”时,一些央行会抛售美国国债,换取美元。现在,各国央行可以用持有的美国国债作为抵押品,向美联储借取美元,不再需要在金融市场上抛售美国国债了。FIMA工具可以解决美元流动性缺口。

盛松成强调美联储在金融市场的重要性:“在一定程度、一定条件、一定限度内,美联储事实上承担了全球央行的职能,因为它向全球提供了美元流动性。”

3月16日,美联储与国外央行的货币互换规模只有450亿美元,截止目前,美联储与外国央行的流动性互换规模已经达到了4097亿美元。

“人民币需要进一步向美元靠拢,而不是与美元脱钩。”盛松成指出:首先应该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防止市场投机的过度干扰。第二,坚持推进资本账户有序开放,人民币国际化与资本账户开放是相互联系的,在推动资本账户开放的同时,也应该兼顾风险的防范。第三,要充分利用“一带一路”的机会,促进人民币的跨境使用。

03

海外投资受阻?供应链“东移”?

“去中国化”的浪潮不仅局限在金融领域,上海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理事、中投公司原副董事长屠光绍在发言时指出:“现在中国的海外投资,有许多可能就遇到了所谓的安全审查。”

作为中投公司原副董事长,屠光绍重点关注海外投资。他注意到贸易和投资领域内的保护主义。他直言,一些保护主义是打着安全的旗号,“所谓国家的安全、经济的安全”,客观上限制和制约了跨境资本的全球流动,压制了投资活动。“有些安全审查实际上透明度并不高,而且有很多并不是非常公平,它是对特定国家制定的一些措施。”

“现在逆全球化不光是一种思潮,可能已经开始显现出一些实际行动。”屠光绍给出结论。

相比前几位官员和学者,中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是难得的“乐观主义者”。

他坚信,疫情过后全球的产业链和供应链都会出现“东移”趋势,并给出了四个理由。

首先,中国在此次全球抗击疫情的行动中一马当先,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现在也在抓紧时间复工复产,全面进入生活工作的恢复时期。

“疫情之后全球产业链面临着突然脱落甚至突然中断的情况,这个时候就会希望有一个地区、国家或市场能把完整的链条重新组合起来。”他说道,“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市场就是首选,因为中国稳、问题解决得快。”

其次,中国拥有14亿人口的大市场,消费能力高,对全球奢侈品、高端用品、医药以及养老保健等需要高。投资者一般倾向于把工厂建在离市场最近的地方。

第三,中国拥有联合国公布的制造业最全门类。魏建国表示,中国不仅工业制成品门类齐全,而且制造业从上到下都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其他国家无法与中国相比。“其他国家的投资者若想把制造业链条补上,只有到中国才能实现。”

第四,中国拥有千万支从事加工贸易的高素质工人队伍。这一队伍不仅有技术员,还有高水平的技术专家,这都将为产业链和供应链的东移创造有利条件。

魏建国总结:“疫情过后生产链、产业链和供应链的东移是势不可挡的,中国应该做好这个准备。”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虽然这些省部级官员、顶尖专家学者意见各不相同,但我们必须注意到,“逆全球化”、“去中国化”的思潮已经形成,甚至已经有所行动。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与全世界为敌,在疫情过后全球供应链也有“东移”的可能性。

2020的魔幻开局始于一个罕为人知的病毒,疫情爆发带来了经济危机的风险和地缘政治的变局。国际局势波云诡谲,外部环境空前复杂。中国该怎么做?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争取最好结果,也要做最坏打算。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行而不辍,未来可期。


 
 
 
    福建省典当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2006-2014  电子邮箱:fjpawn@163.com  QQ群:73156113
    技术支持 福建金贸科技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闽ICP备10014199号